吕燕“碰瓷”影儿的台前幕后

吕燕“碰瓷”影儿的台前幕后:设计师品牌还是商业品牌?

以超模吕燕的发难为开端,时装界引发一场看似突发、实则行业积弊已久的“抄袭”争论。吕燕和影儿集团,究竟是谁抄袭了谁?时装业界,设计师品牌还是商业品牌的探讨,何以如此引人瞩目?

百来字微博,一南一北两家女装企业,被卷入旷日的抄袭纠纷中。

这边厢,超模吕燕发博怒斥,深圳市影儿时尚集团(下文简称“影儿集团”)抄袭其品牌COMME MOI的多款设计;那边厢,影儿集团连声回击,吕燕所为实属“碰瓷”,企图以贬低竞争对手抄袭,来谋取不正当利益。

“板砖与坐椅共舞,鸡毛与口水齐飞”,长达数月的刀光剑影后,二者升级行动,选择走法律途径。

5月5日,影儿集团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吕燕及其公司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并公开道歉。吕燕方面,则决定聘请在知识产权方面经验丰富的律师团队。

双方“殊途同归”,围观者却还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这一切究竟是如何发生的?对与错,究竟在何方?

“碰瓷”纠纷突如其来

挑起事端的是,“性情中人”吕燕。

3月27日,在新浪微博拥有560万粉丝的吕燕连发两则微博,指责影儿集团三个品牌抄袭其衣款,怒斥其“就是个抄抄集团”。

“所示的‘抄袭’衣款,均无任何法律依据。旗下品牌衣款创意研发都是源自全球时尚界上百年的沉淀和积累,源自当下全球流行趋势,甚至是品牌一直沿用的标志性元素。”舆论发酵中,影儿集团回应称,任凭一两处相同或相似,就轻率指责影儿集团抄袭,已对集团品牌形象造成恶劣影响。

据悉,成立于1996年的影儿集团目前拥有研发人员300名,发明、外观设计、实用新型等专利700余件,商标、版权1000余件,以及软件著作权32件。

双方义愤填膺、各执一词,但相较于业内热议,“见惯世面”的吃瓜群众却有些意兴阑珊。不曾想,接下来的“吕燕抄袭”“水军污蔑”使得事件出现戏剧化走向,抄袭风波被推上新高潮。

吕燕“炮轰”影儿集团“抄袭”后,其个人品牌的多款设计被微博网友指涉嫌抄袭Alexander McQueen、Valentino、Celine等国际知名设计师品牌。而早在此次风波前的2018年9月,该品牌还被时尚博主指出涉嫌抄袭韩裔设计师品牌KIMHEKIM。

吕燕“碰瓷”影儿的台前幕后:设计师品牌还是商业品牌?

▲微博有网友将Valentino设计(左)与吕燕个人品牌衣款(右)进行对比。

围观者还傻眼,吕燕已奋起“迎战”。

4月26日-30日,吕燕连续5天在微博上“开火”,直言在发布影儿集团相关内容后,受到了后者雇佣的网络水军的诬陷与诽谤,并公布正式指控影儿集团涉嫌抄袭的律师函。

在该律师函中,吕燕及其品牌将影儿集团旗下“Song of Song 歌中歌”、“YINER 音儿”、“INSUN恩裳”、“OBBLIGATO奥丽嘉朵”等品牌的多款服装列举为涉嫌抄袭款,要求其立刻下架并销毁相关产品,同时向主理人吕燕及品牌道歉。

对此,影儿集团于4月30日再发声明表示,吕燕及其公司所为侵犯了影儿集团以及旗下品牌服装的名誉权,造成巨大的品牌商誉和经济利益损失,将对吕燕诋毁集团商业声誉的做法追究其法律责任。

“吕燕一直打着用法律手段维权的旗号,实则更多在于宣传个人及其服装品牌,在于贬低竞争对手,用于博取眼球,来获取不当利益。”影儿集团如此说道。

吕燕“碰瓷”影儿的台前幕后:设计师品牌还是商业品牌?

▲4月30日,影儿集团发布第二份官方声明。

自此,隔空口水战愈演愈烈。

据时尚头条网5月4日报道,吕燕决定花几十万元代理费用、聘请在知识产权方面经验丰富的律师团队。据其自述,其起初并未考虑走法律途径,期望影儿集团道歉并下架相关产品便不再追究。

另外一边,影儿集团也坚持着立场,“关于吕燕认为的‘抄袭’,法律界有自己认定规则,谁主张谁举证,吕燕必须拿出法律认可的证据来证明她的主张,影儿支持用法律方式去解决双方争议。”

在影儿集团看来,此事本质不在“抄袭”本身,而是一个目的性很强的不正当竞争行为。其强调,如涉抄袭或侵犯知识产权可用法律手段来解决,但凭几张“相似元素”无端指责,并为自己品牌作宣传,“影儿对碰瓷行为说不”

孰是孰非迄今扑朔迷离,不过某种意义上,影儿集团或取得阶段性进展。

5月5日,影儿集团向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提起诉讼请求,就吕燕多次在微博上指责影儿集团是“抄抄集团”,造成影儿集团重大名誉损失和巨额经济损失一事,起诉吕燕及其公司上海是你商贸有限公司不正当竞争,要求两被告立即停止侵权行为,赔偿经济损失1000万元,并公开道歉。

谁能代表原创设计师?

这并非国内服装品牌涉嫌抄袭的首例。事实上,吃瓜群众们大多不以为意,“时尚行业抄袭纠纷有增无减,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2018年6月,网红品牌“钱夫人雪梨定制”被指抄袭中国针织设计师品牌i-am-chen 2018春夏系列;7个月后,另一网红店“MAKI-S”卷入抄袭设计师郭一然天品牌YIRANTIAN纠纷;今年3月,艺人陈冠希的潮牌CLOT2019春夏系列涉嫌抄袭,被直斥“小偷”……时尚品牌涉嫌抄袭独立设计师事件频发。

这与该行业本身的特殊性有一定关联。在一段时间内,几乎整个行业都会围绕一些特定的流行元素展开服装设计,而流行元素的流向一般是自上而下的——从参加各大国际时装周的奢侈品牌、知名设计师品牌,流传至小众设计师品牌、商业品牌,这就使得许多品牌乍一看会有很多相似的外观表现。

权益保护机制的不完善,则使得时尚行业陷入侵权怪圈。理论来说,品牌可通过著作权法、专利法、商标法、商业秘密法以及反不正当竞争法等,对服装设计进行保护,但实际操作难度颇高。

“喜大普奔,终于有设计师亲手下场撕商业品牌了。”在吕燕的“维权”微博下,该评论被顶上热评,不少服装设计师纷纷转发,高呼“支持原创”。

一定程度上,声援原创设计成了吕燕强势对战的底气,为其斩获来自四面八方的支持。

同时这也为吕燕带来了不绝于耳的质疑。“吕燕代表不了原创设计师,不是将企业定位成设计师品牌,就能从名模摇身变成原创服装设计师。”网友忿忿然道。

另有不买账的网友吐槽吕燕在模糊视线,“设计师品牌就一定是原创了吗?至今国内业界对于原创设计缺乏共识基础,商业品牌不意味着非原创,设计师品牌能否与‘原创’画上等号也尚未有定论。”

业内人士则评价称,设计师品牌通常以设计师的名字命名、能强烈反应其个人风格,而吕燕的品牌则根据穿着场合、生活状态进行风格细分、大规模生产,商业品牌属性颇浓,“看起来更像是拉拢原创设计师、为背后的商业行为呐喊。”

公开信息显示,闯荡模特江湖13年后,吕燕跨界踏入服装行业,身兼品牌主理人和经营者、设计师。得益于在时尚行业积累的资源,COMME MOI甫一开业便请来章子怡、俞飞鸿、苏芒、洪晃等人助阵。

值得注意的是,该品牌并非吕燕个人独资成立。查询天眼查信息发现,在其母公司上海是你商贸有限公司中,吕燕持股49%为第二大股东,持股51%的大股东晨风(江苏)时装有限公司,为晨风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服装品牌“优衣库”的主要供应商)子公司。

吕燕“碰瓷”影儿的台前幕后:设计师品牌还是商业品牌?

▲上海是你商贸有限公司股权信息。

时尚界名人站台、知名服装供应商加持,“光环之下”,吕燕加速奔跑,然6年过去,其品牌体量依旧不大。

据了解,在COMME MOI天猫官方旗舰店上,销量最高的为一款定价680元的T恤,月销31件,不足“钱夫人雪梨定制”的4%。有资深业内人士透露,吕燕品牌全年营收最高不过亿元规模。

而相比起吕燕个人品牌的新和小,影儿集团体量颇为可观,堪称集投资、研发、创意、营销、服务于一体的大型服装企业。

公开信息显示,目前旗下品牌包括YINER音儿、INSUN恩裳、PSALTER诗篇等6大品牌,拥有深圳龙华、观澜和上海松江三大产业园,在全国设有15大分公司、1500多家门店,会员超百万名、营收踏入十亿规模俱乐部。

吕燕“碰瓷”影儿的台前幕后:设计师品牌还是商业品牌?

▲吕燕发布微博。

“看起来吕燕是为原创设计师发声,只不过是拉起大旗,为自己的品牌造势!”在微博上,甚有网友如此断言。

相似的观点亦随处可见——抛开刘雯、奚梦瑶、何穗等超模不谈,在各个微博、抖音、淘宝红人面前,沉寂已久的吕燕早已不复当年高光时刻,其个人品牌几乎毫无对抗之力,想维持营收,亟待名气与流量的拉升,而“此番不失炒作的好时机”。

毕竟,回归吕燕、影儿集团的抄袭纠纷本身,有法律人士指出,从目前吕燕所公布的证据来看,吕燕指责影儿集团抄袭不仅证据并不充分、也不满足最基本判断抄袭的条件,“事情的关键点在于吕燕首先要证明这是她的原创,即拥有法律效力的知识产权相关权利”

上述人士补充道,如果在没有充分的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就通过自媒体枉下抄袭结论并广为传播,则涉嫌恶意损害竞争对手的商誉进行不正当竞争,被侵权方可以依法追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