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衣“杀人”事件再现!女子车底惨死!丈夫跪地雨中痛哭

通过将“浙江 Voice”设置为星号,可以更轻松地找到我们。

去年六月,珠海金湾一对夫妇在下雨的夜晚开车回家。当他经过机场西路时,他的妻子纠缠在搅拌车的底部并被压死。她的丈夫在雨中哭了。交警调查发现,事故与致命的雨衣有关,三年前,金湾发生了“雨衣致命事件”.

金湾女人在回家的路上卷入汽车的底部

2018年6月13日晚上7点50分,黑暗的天空下着雨,雨渐渐长大,在路上砰地一声。在金湾,一个金公司正在工作万某,妻子彭正忙着整天工作,准备沿着机场西路开车回家。 ▼

他们每个人都穿上了一辆雨衣,老公的万某电动摩托车,背着妻子彭女士沿着机场西路向西行驶到车道右侧的东边,一路上在雨中回家。

当电动摩托车行驶到广金公交车站附近时,万某从最右边的车道左转,突然,长!长!很久.经过一系列的声音,万某觉得身后的妻子被一股外力拉了一声,一声巨响,两人失控而倒在了地上。 ▼

万某立即爬上去,看着他身后,发现妻子蹲在地上,下半身血肉,万某爬到妻子身边,抱着她哭,雨,泪水混合在一起,不断从脸上掉下来万某 。

接到报警后,金湾交警立即赶到现场,看到一辆灰色的无号电动摩托车倒地,一名女子约40岁,下半身血肉一动不动,电动摩托车正面,路上还有是一个撕裂的蓝色雨衣左。 ▼

一辆粤 JF××93蓝色货车停在电动摩托车后面。一辆粤 C2××88白色混凝土搅拌机停在100多米外的电动摩托车前面。 ▼

一位男士在女士旁边尖叫着哭泣。不久,120辆救护车赶到现场救出了这名女子,但该名女子因腹部受伤和严重的下肢受伤而死亡。在黑暗的雨夜中永远失去的生活.

金湾重现雨衣查杀事件?

2016年5月28日,金湾发生了一次雨衣谋杀事件,我没想到两年后,金湾出现了雨衣谋杀案!这次事故是否与雨衣有关?

经过现场调查,事故前100多米的搅拌机右前轮挡泥板离开了死者的人体组织,但事故电动摩托车附近的大卡车上没有明显的接触痕迹。

两小时后,陆警官完成了现场调查并赶回中队收集事件的监控录像。我没想到会有一个惊人的发现:

第一个视频,在晚上8点04分,一辆电动摩托车,一辆搅拌车几乎并排沿着机场西路西向东到达广金公交车站,电动摩托车在最右侧的公路上行驶,混合器在中间车道行驶,两辆车保持安全距离,并且沿途风向摇晃雨衣。 ▼

在第二个视频中,一辆大型卡车装有危险警告灯,停在机场西路广金公交车站的右侧。在8:00:10,电动摩托车改变了车道向左,越来越靠近搅拌车。正当两辆车通过大卡车的尾部时,电动摩托车被搅拌车和大卡车夹在中间。电动摩托车突然在地上,搅拌机向前开了一会儿,然后慢慢停在一边。 ▼

交警减慢了视频的速度,回头看了一眼。当混合器的右前轮靠近电动摩托车时,电动摩托车乘客彭被混合器的右前轮拉动。电动摩托车失控到左侧。转过来,彭女士参与了调音台的右侧,后轮翻了过来。

完整视频▼

当电动摩托车遇到有故障的大型卡车并改变车道时,为什么大型卡车停在这一段,并且是导致事故的司机?

大型卡车也负责停车道路

金湾交通警察一夜之间调查了事故,发现事故原因与2016年“雨衣杀人事件”有很大不同。

经过调查,当天下午5点50分左右,欧某驾驶大卡车从小林工业区准备返回三个炉灶,当时他沿着机场高速向北行驶,向南行驶至机场高速三灶镇段,欧某突然发现刹车失灵,并迅速挂下车在机场高速出口慢速取出三灶镇。

在6:28,欧某最初打算将车停在公交车站旁边。当卡车开到公交车站前面的斑马线时,它无法完全打开。欧某立即打开双闪并联系了汽车修理工。等待等待,主人没有等待,但等待大雨,所以欧某躺在车里休息。 ▼

一个半小时后,万某将电动摩托车开到事发路前方约200米处,看到大卡车停在人行横道上,以为大卡车被允许停下来。电动摩托车越近,发现的越少。大卡车停在路边。

万某急忙看着被雨淋湿的倒镜,向左转,避开大卡车。 ▼

混频器驱动器高某开始在最右边的通道机场西路中驱动。当卡车在距离大约300米的地方时,高某在右前方发现了一辆带有双闪灯的大卡车,因此他将车道改为中间车道。 ▼

谁有望通过大卡车,电动摩托车突然改为左侧,大雨加上盲点,高某无法察觉。这时,电动摩托车乘客彭的雨衣被搅拌机的右侧刮了,彭的女士直接缠绕在车底,被压碎并杀死。高某直到我感觉到身体发抖,我才听到车尾的异响,我意识到发生了什么事,立即停下来停下来。 ▼

事故发生后,大卡车的司机和副驾驶乘客从车上冲下来,将车辆后面的树枝作为提醒。不幸的是,此时任何补救措施都无法恢复死者的生命。 ▼

虽然大型卡车没有碰撞并与电动摩托车接触,但大型卡车停在路上一个半小时。在此期间,除危险警示灯外,未采取任何预防措施。它不仅影响其他车辆的通过,而且影响电动摩托车的变化。这次事故与大型卡车缺乏安全保护措施无关。 ▼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60条规定,如果机动车发生故障或在道路上发生交通事故并妨碍交通并且难以移动,则应按规定开启危险警报闪烁,并应设置警告标志车辆后方50至100米。位置灯和后位灯也应同时打开。

交通警察确定,万某没有获得驾驶无数电动摩托车在路上驾驶的机动车驾驶执照。当驾驶车道变换时,它影响在相关车道中行驶的机动车辆的正常行驶,并且当向左行驶时没有打开左转弯信号。是导致事故的错误; ▼

高某驾驶车辆超负荷108.29%,驾驶时疏忽,未观察道路交通情况,这是造成事故的另一个故障; ▼

欧某当驾驶大型卡车难以在道路上行驶时,在进入车辆的方向上没有警告标志来扩大警告距离,这是导致事故的另一个故障。 ▼

万某对此次事故承担同样的责任,高某,欧某对此次事故负有同样的责任。

幸运的是,自卸卡车和大型卡车都购买了保险,赔偿费用由保险公司承担。由于事故发生在上班途中,彭公司被确定为事故的公司也被支付了。

事故背后的故事

死者彭女士,46岁,湖南人。2010年,彭女士到老公万某所在的金属公司工作,随后儿子也到了公司工作,一家人租住在三灶镇月堂村,生活虽然过得清贫,但是乐也融融。

妻子死后,万某就像天塌了下来一样,整体沉默寡言。这条一同同行了8年熟悉的回家路,以后只剩下万某和儿子走下去,他们再也听不到妻子熟悉的声音。

大货车司机欧某,30岁,广东吴川人,家中有一待业妻子和两小孩,是全家的顶梁柱。2013年与亲戚合伙买了这辆大货车,由自己当专职司机拉货。他万万没有想到,因为车上没有准备反光标识牌,坏车后没有做足防护措施,间接导致交通事故发生,不仅要负事故责任,还要赔偿40多万。 ▼

与大货车同等责任的搅拌车司机高某,46岁,2017来到金湾区的某混凝土搅拌公司工作,工作才一年多时间。除了月固定的300元洗车费和500元安全奖金外,其他工资都要靠多劳多得,高某为了能多赚点钱,在珠海大大小小的道路上,不知道跑了多少转。发生这样的事,不但要负同等责任,赔偿高额赔款,心理上也烙下事故阴影,要好长一段时间才走得出来.

道路千万条,安全第一条!三个司机的一时疏忽酿成一起惨祸,夺走一个生命,连累三个家庭,教训非常深刻.

XX